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凌乱的世界

《凌乱的世界》

第二章 内心的挣扎

作者:天堂寂落 分类:玄幻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09-14 16:30

 接下来的日子该去投靠谁来着?萧炎?韩立?还是唐山和叶凡?

神经大条的林墨辰已经忘了自己的出发点了。

他本能的砸吧起嘴,想咽口口水。

嗯?

“妈~啊!”林墨辰感觉自己的喉咙似乎好些了,听着这喊成乱七八糟意思的语调。这老妈要是听到了,估计会笑个一年。不过还好,这喉咙还有救,问题应该不大。

不过,这回声有点儿瘆得慌啊!该死的,自己怎么整到箱子里来了。

混乱!

咦,怎么这么热?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靠近了火堆。这可是大夏天啊!

更不对了!林墨辰想起来了,自己的头顶不是天花板,是天空,一个有着无比明亮的大太阳的天空。

而且,天很蓝,云很白。

这就不对了,2000年前的天空也没这么干净啊!

林墨辰顾不得再缓过眼睛,强忍着疼痛看向好不容易张开的指缝。

强烈的光线再次杀进林墨辰的眼内,不过疼痛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指缝的视线里还是只有天空上的东西。这也让林墨辰明白了,自己就是在一个露天的地儿;也也许是在一幢房子的顶上。

反正,自己正直接地接受着大自然的洗礼——阳光浴。

这太阳也晒了点儿!二三十年的岁月里就没有比这一刻热的。当然,赤道上的太阳是什么滋味,这个就不太清楚了。

最南边也就去过广西,还是在冬季。不过那里的冬天确实舒服,白天短袖、夜里加个衬衫就够了。

林墨辰有些忧虑。

不知道那个恶作剧的家伙有没有给自己涂个防晒或者喷个防晒喷雾。

否则自己似乎又要晒黑一个八度了。这估计要超过“黑马王子”的含炭度了,应该接近黑人的色调了。

林墨辰来不及绝望,他的眼睛慢慢适应了这个亮度,视线里的东西慢慢清晰了起来。

除了天空,他终于又看到了另一样东西。

惨白的手指!干瘦的手指!不像是林墨辰的手指的手指!

这、是、我、的、手?

这是睡了一个觉吗?感觉自己应该是被藏在地窖里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了,要不这手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而且,这几年,乃至几十年,都没有记忆!

植物人?他实在是想不出适合自己的症状。

当然,他更想知道的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怎么会莫名的陷入这种处境?

林墨辰慢慢地将手拉到下巴下面,慢慢的适应着光线,也忍受着太阳的炙烤。

处于努力状态的他,慢慢的冷静了下来,开始发现更多的细节。

这里应该是个比较原始的地方,没有来往穿梭的车辆。也难怪这里有这般的蓝天白云了;

自己虽然很热了,但是似乎没有流汗。自己的身体确实是出问题了,到底有多大的问题还带检测;

旁边应该没有人。到现在还没有人回应、出现。

只能靠自己!

希望那个家伙还给自己留了手机。

也不对,那么长时间,手机没有坏掉也早就没电了。有能待机几年的手机吗?

心里一阵发苦!

双手对于视线的阻碍慢慢减少,视野里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他的旁边是赭色的木头,而他是在一个长方形的箱子里。

我死过了吗?林墨辰的神经突然变得无比的大条。

然后又复活了?

谁把我复活的?

旁边是不是应该有个祭坛和我的棺盖?

林墨辰立刻就接受自己死后被复活的这种情节。

因为自己躺在棺材里,因为棺盖不见了。

这也解释自己现在这种情况——

变成植物人好几年,被安乐死;然后下棺;现在因缘巧合被传说中的大师给施法救活了。

之所以不是遇到高明医生,有医生早就出来邀功了呀。额,不对,是要钱。

呃,也不对……永远控制不住自己脑回路的林墨辰先生。

这里应该是个荒郊野岭,那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恐慌嘛。

林墨辰又开始期待起来了,期待和高人会面的情况。

最好能够拜个师。

对于死亡的敬畏似乎一下子消失了。

他开始尝试着坐起来。两只手抓向棺沿,然后配合自己的腰部力量慢慢坐起来。

这身体都僵住了。

“呀!”林墨辰的嘴巴喊出了音节。

“这,这,这里是乱葬岗还是陵园啊?”

这句话迅速地在林墨辰心上划过、落幕,来不及从林墨辰嘴里说出来。

趁着僵硬的手还未松开,林墨辰重新抓牢了棺沿。僵硬的身体也有个好处,那就是反应不快,避免了重新躺回棺材。

一股对于死亡的恐惧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,并迅速占据了整个内心。

想要召唤高人的想法也消失了,动作也变得更加轻微了。

他怕了!

他又搞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!

是不是这里面也有人像他这样,死而复生?

还是有一些更加恐怖的东西?

林墨辰很害怕,因为他的身体情况无法支持他进行逃跑、躲避等激烈的运动,进而来保护自己,更别提逃离这里。

强忍着内心的恐怖,他仔细的看向周围的情况。生涩的脖子终于帮眼睛把最左边和最右边看清楚了。

棺材!

虽然形态各异、颜色不一,但是都是长条状。

他感觉自己进了义庄,那种存放棺材的地方。

不过这个地儿是露天的,规模也是加大版的。

林墨辰想咽口水,到底只是干咽了一把。

他忍着恐慌,重新审视自己。短袖、长裤的睡衣,一如记忆;十指干瘦修长,指甲略微显长;面容不清楚,大概是消瘦、苍白吧。

我是……

僵尸?

僵尸。

僵尸?

林墨辰不敢继续想下去,慢慢地爬出棺材。

他要去寻个阴凉的地方,这太阳的灼烧很是不好受;他自己也不想呆在棺材里了,不是因为缺了棺盖,他还是习惯盖被褥的。

林墨辰尝试着站立了起来,骨头发出了嘎嘣嘎嘣响。虽然动作生硬,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脆弱。他很快就站了起来,没有丝毫的摇晃,很稳当。

那是,我的棺盖!林墨辰在棺材后头看见了一块和他的灌木相同颜色的木板。

林墨辰跨出棺材,刚一着地就是个趔趄。原来地上被他踩得凹陷了进去,辛亏陷得不深。

倒霉,踩在软地上了。林墨辰向四周望去,满满当当的摆着棺材,自己似乎就在最中间。自己的后头是一些颜色浅淡、纹路几近没有的棺椟;前头是一些颜色幽深,纹路较为复杂的棺榇。林墨辰突然有些好奇,自己的棺木是个什么样子。

赭色的棺木,大气古朴;形状是传统的棺材模样,前大后小;棺上的纹路细腻且清晰,作祥云状。还不错,蛮符合自己审美观的。

走了,赶紧到阴影地儿休息。刚走了两步,又回了过头。

“这个也不知道安葬了我多久,给它合上……”就在林墨辰的话语刚落,棺盖自动飞起合好。

林墨辰目瞪口呆,“这倒有几分法宝的性质啊!打开。”顺着林墨辰的指令,棺盖慢慢拉开。

“宝贝呀!”林墨辰没有了对棺材的害怕,两眼冒金光。

“这个怎么带走呀?”就在林墨辰懊恼时,棺木换化作一束幽光射向了林墨辰的身体内。

“咦,果然是个宝贝!”原来就在棺材进入林墨辰的体内后,身上的灼热感立刻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凉、舒服的感觉。

怎么召唤它呢?林墨辰心中的疑问刚起,身体内飞出一阵幽光化作一具棺材。顿时一阵灼热感传来,赶紧回来,念头一起,棺木又重新回到了体内。

“还真是疼啊!”

“那些棺材会不会也是个宝贝呢?”